生于1978 朱定:面朝大海 不都是春暖花开


时间: 2018-12-18

  牛头岛是座荒岛,朱定算是第一批开荒者,所有要从零做起。刚上岛时,由于湿度过大,朱定患了相比重大的湿疹。而比较于身体上的不适应,朱定更要克服的是心中的孤独感。

  这位工程师叫朱定,生于1978年,湖南长沙人。他坦言“为桥痴为桥醉,8年磨砺从小伙变成了大叔”。

  “父亲‘下海’是我对改革开放最早的意识。得益于家庭经济条件的转变,我还学习了美术素描,这些培训也算是对我未来职业打算的准备”。

  “当时长沙市民都涌到桥上,父母也带我近距离去参观。我之前的印象,桥梁就是赵州桥那样的石拱桥,而湘江二桥是双塔单锁面的斜拉桥,看着特别新颖,心想,桥怎么能这么漂亮”。

  湘江二桥的设计颠覆了朱定对桥梁的假想,“异样佩服桥梁的工程师,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,想做一名路桥人”。

  朱定揭秘港珠澳大桥背地的故事

  2010年,朱定来到港珠澳大桥名目。他先后负责岛隧工程沉管预制与浮运沉放现场管控、桥面铺装及房建工程治理。经过“超级工程”的锻炼,他已成为国内桥梁界一名精良的“内行行家”。

  2010年,32岁的朱定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。挑战很快来了,他被派到离珠海10多海里的桂山牛头岛,这里要建一座沉管预制工厂,这也是我国第一次用工厂法来预制沉管地道管节。

  朱定的家在广州,自从参加港珠澳大桥项目后,8年时光,他只能偶尔周末回趟家。对于妻子跟女儿,他直言“无比亏欠”。

  “历经艰险、攻坚克难,但始终坚守着心中的空想。大桥浸润着每一位建设者的文化与情怀,这座圆梦桥、同心桥、自信桥、振兴桥,从震撼到沉静,从惊艳到成熟,终将在伶仃洋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……!”

  今年的10月23日,港珠澳大桥正式开明。这一天,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的一位工程师在友人圈向大桥深情祝贺:

  作为路桥人,朱定深感幸运的是,赶上了中国最好的四十年。“因为改革开放,国家的建桥设计、施工程度、管理水平、设备工装水平提高了很大一个台阶,才能有实力去做港珠澳大桥这样的超级工程,才华在世界桥梁史,发现一个又一个异景。信赖以中国工程师的智慧,咱们还可能建设更高精科技的桥梁名目”。

  朱定爱桥痴桥,以桥为乐,聊起桥,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住。这份“恋桥情结”,源于他家乡的一座桥。

  1991年,长沙湘江二桥建成通车(今银盆岭大桥)。朱定依然明白地记得大桥开明那天,父母带着他去桥上合影的情景。

  “我刚到项目时,女儿刚3岁,当初她已经小学五年级了。曾经我女儿认真地说,爸爸你是否像同学的爸爸一样送我上学呢?听完我眼睛湿润了,一个最一般的恳求我都无奈满足,这种苦是发自心田的,是建桥人心中最大的苦。”

  庆祝改造开放40周年,央视新闻新媒体推出人物微视频《生于1978》。栏目选取了10位改革开放同龄人,通过他们的成长故事,回忆40年来中国社会的沧桑巨变,致敬改革开放的如歌岁月。

  港珠澳大桥是我国一项超级工程,工程难度跟工程品德请求不言而喻,但对路桥人来说,这项挑衅却存在特殊的“勾引”。朱定也不例外,对大桥,他充满着作为奋斗者的激情。

  面朝大海 不都是春暖花开

  “不像大家所说的,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,你可能刚到一个岛的时候会很愉快,但三天一过你就开始发愁,第五天你绝对想分开。我待了足足三年多。”

  不改革开放 就没有港珠澳大桥

  1996年,朱定报考了路桥院校,2000年毕业后来到广东,一头扎进了自己喜好的事业,正式成了一名路桥人。尔后的十年,中国的路桥建设突飞猛进,见证了这所有的朱定,深深感触到了时代的加速度。

  3年的时间,朱定在岛上熬了下来,古代化的沉管预制厂建起来了,此后,33节沉管,一条一条、一根一根预制、浮运、安装,发明了中国外海沉管隧道建设的先河。当朱定要离开牛头岛时,他非常舍不得。“有感情了,毕竟是曾经艰巨战斗过的地方”。

1991年,朱定一家在湘江二桥上的合影

   大桥通车前,朱定接受女儿的采访

  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,除了每一位建设者的巨大付出,还离不开建设者家人的默默支持与捐躯。

  港珠澳大桥设计寿命120年,预计需要三代工程师来维护管理。朱定说,“咱们要让大桥更长久地耸立在伶仃洋上,用科技的手段,用人工智能养护好大桥,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发挥更大的作用”。

  朱定的“恋桥情结”

  亏欠家人是建桥人心中最大的苦

  为了一根沉管,他们96小时无休

朱定一家

  朱定的父母并不从事交通行业的。90年代初,朱定的父亲辞掉了单位的“铁饭碗”,“下海”经商,朱家的生活也因此有了很大的改观。朱定印象很深,父亲花了1600块钱,买了一台手风琴,让他接收专业的音乐培训,而当时个别职工的月工资不过100元左右。

  今年夏天,朱定的女儿作为电视台“小记者”,在大桥通车前对朱定进行了一个“采访”。朱定说当时挺弛缓的,但感想到了女儿以我为荣。“随着她年事的增添,她也在缓缓理解我的工作,对我所从事的事业有了很强的自豪感,这是我最大的快慰。”

  生于1978,与改革开放同龄。从1978年到2018年,改革开放风雨兼程。40年,一个人已是不惑,一个国度的发展已是翻天覆地。